病名为安

【佐鸣】玫瑰花苞 01

是遙:

*深夜放飞*


设定:每个人生來头上就长着一株植物


青春期发育的时候就会开花,称为花育期


花可以摘下来,摘下来之后头上会再长出新的


 


在绵延不绝的群山背后,隐藏着一片一望无际的辽阔海域,而在这片海洋的尽头,是一块奇异的大陆。在这片辽阔的陆地上,有着一个名为木叶的小镇。顾名思义,又木又叶,这个镇当然是和植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镇上生活着的人们从出生时头上就会带着一株小嫩芽,待到青春期发育的时候,就会开花啦。


 


“妈妈妈妈,我什么时候才会开花啊?”


漩涡鸣人记得他小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这样好奇地问过自己的老妈,而每每听到这个问题,玖辛奈总是摸摸他毛茸茸的脑袋,再用手指弹一弹自己头上的那株小嫩芽,回答道:


“等鸣人长大了,就会开花啦。”


要等到什么时候才算长大了呢?他不知道,然而每当听到老妈对自己这么说,他都很开心,伸出手摸摸自己头上的小嫩叶,幻想着自己开花了之后的样子。


自己的花会是什么品种呢?老妈玖辛奈的花是山茶花,那颜色和她火红的发色几乎一模一样;而爸爸水门的花则是金盏花,小小的金黄色花朵,和温柔的爸爸很相配。


从头发的颜色来看,自己以后大概很有可能会和爸爸一样开出金盏花。不过,开花这种事,和普通的性状遗传不太一样,孩子的花和父母的有可能相似,也有可能八竿子都打不着边。隔壁邻居家佐助的小叔叔带土就是,明明父母都开出了品种纯正的郁金香,他倒好,开花开得比别人晚不说,最后好不容易绽开了苞,却是株让人大跌眼镜的喇叭花。


金盏花其实也不错啦,当然山茶花也很漂亮,但是小鸣人的心里最想要开的,还是玫瑰花。能开出玫瑰花的人,在这个镇上可是很稀少的。物以稀为贵,最后开出玫瑰花的那些人,特别是男孩子,总是会特别受女生的青睐。虽然其实他心里并不觉得玫瑰花特别好看,明明它和山茶花一样,不都是红色的花嘛。


但不管怎样,他漩涡鸣人要开的花,一定是……


小鸣人摸完自己头上的嫩芽,把手移下来,用力地捏了捏拳头。就在那一天,他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开出这个镇上最独一无二的花!


呃,或者换一种说法,最独一无二的玫瑰花?


然而事实却是……


 


玖辛奈蹑手蹑脚地上了楼,轻轻推开房门,扒着门缝往里面看。鸣人仍旧坐在书桌前,半趴在桌上,脑袋上的那株小苗也跟着垂下去,整个人看上去蔫了吧唧的。


唉……果然还是这样啊。


玖辛奈清了清嗓子,鸣人听见声响,转过头来。


“吃饭了,赶快下来哦。”


“呃,好,我马上就来……”


他说话的语气听上去同样无精打采。玖辛奈叹了口气,却也不再多说什么,阖上房门,退了出去。


鸣人并没有立刻下楼。相反地,听见老妈远去的脚步声之后,他从椅子上站起来,重重地摔进了床上,把头埋在松软的白色枕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他今年十六岁了。然而,他头上的那株芽却迟迟没有要萌动的迹象。


别的小伙伴早都开花啦。发育早的那一批,十二三岁就结了花苞,慢一点的,十五岁的时候也绽开花来了。就连儿时玩伴中反应总是慢别人一拍的丁次,前段时间也开出了秋葵花来。木叶高中高一七班的整一个班上,就只有他还顶着头上那株小嫩芽。


虽然没人说什么,但鸣人觉得,那些女生一定在背地里把他嘲笑了千百遍。喂喂,你看,那个就是七班的漩涡鸣人啊,居然十六岁了连个花苞都没蹦出来,真是……


真是太惨了啊!


鸣人嘴里发出一连串毫无意义的嘟囔声,双手抱着头,胡乱地东揉西揉,直到那一头金灿灿的头发被揉得东倒西歪时,他才松开手,想了想,又忍不住伸出手指,碰了碰头上那一株小嫩芽。


自己怎么就是不开花呢?他苦恼地想着。从小到大他都一直期待着自己开花的那一天,因此,他对头上的这株嫩芽也是倍加呵护,总是按时打理,一次也不曾落下,选择的营养护理剂也都是超市里最好的牌子。步入青春期之后他一直满心期待,然而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开了花,他却成了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从前他小心翼翼呵护的嫩芽,现在反而成了让他最最苦恼的麻烦之源。


这种烦恼对于漩涡鸣人这样一个藏不住话的人来说,必须要找个人好好地倾诉倾诉。而这个倾诉的对象,就是自己的死党兼捣蛋顾问,奈良鹿丸。


这家伙虽然看上去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脑子却很好使,什么事情都领先别人一步,十三岁那年就早早地开出花来,紫色的鼠尾草,听说它的花语是睿智,这好像倒是很适合用来形容鹿丸。


“做好心理准备吧。”


在对死党鹿丸诉说了自己的痛苦之后,对方陷入了片刻的沉思,随后拍拍他的肩,看似沉重地对他说道。


漩涡鸣人出了一身冷汗。


他当然知道鹿丸指的是什么。虽然说木叶镇是个拥有悠久开花传统的奇妙小镇,但事实上,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开出花来的。一般来说开花的时间越往后拖就越不妙,花的种类会趋于平庸倒也罢了,可怕的是若是过了十七周岁还没有开出花来,那株嫩苗就会慢慢地产生变化,最后变成一株路边随处可见的狗尾巴草。


是狗尾巴草啊!


说好的独一无二的玫瑰呢?虽然他从小调皮捣蛋还不爱学习,成绩一团糟糕,看起来也不会开出什么特别优秀的品种来,但不能开花这种事情他真的从来没有在脑子里过过。如果说这是上天对他之前上课睡觉外加不做作业的惩罚,那这报应也未免太过了啊!


鸣人想到鹿丸今天对他说的话,又感觉自己呼吸困难起来。


神明大人,我保证我今后一定好好学习,求求你,让我开花吧!


想着想着,他又不可避免地焦躁起来。鸣人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推开门,噔噔噔地就下了楼,冲出了家门,玖辛奈正忙着把菜往餐桌上端,根本没有多余的手来拦他,只能在他身后无奈地喊上两声:


“鸣人?你去干嘛?!饭不吃了吗?!”


“待会回来吃——”


他胡乱地挥了下手算作回答,含含糊糊地嗷了一嗓子,也不知道自己说的那几个字到底有没有飘进老妈的耳朵里去。


鸣人怀着复杂的心情冲出家门,急急地走了百来米之后,在家门口不远处的岔路口停下了脚步。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只是想到鹿丸的那些话,他就不由自主地陷入了一种开不了花的恐慌之中。总而言之,他现在极度缺氧,急需到外面的世界呼吸新鲜空气。


他做了个深呼吸。傍晚的木叶镇按照规矩定时投放花香清新剂,用多种花瓣调和出来的香料,混着空气中方才呼啸而过的汽车所留下的尾气味道,那感觉真是……难以言喻。


等等,那是谁?


鸣人伸了个懒腰,余光却在收回胳膊的空隙间,瞥到了不远处两个熟悉的身影。


佐助和小樱!


如果说有什么人是他最近最不想要见到的,那这个人必须是宇智波佐助无疑。十六年来,佐助在漩涡家成功扮演了“别人家的孩子”这一角色。读书体育样样出色,还会拉小提琴,每次玖辛奈看着鸣人打满红叉的试卷揪着他的耳朵恨铁不成钢地斥责完他之后,总是忍不住要补上一句“要是你有佐助一半优秀就好了”。正因如此,漩涡鸣人打从小时候起就对这个拉高自己老妈标准度,破坏自己生活幸福感的罪魁祸首充满了敌意。


而更让他抓狂的是,宇智波佐助前不久,开花了!


佐助的花育期来得比平均水平也要迟一些,本以为在开花这件事上,两个人总算能够扯平一次,结果没想到就在前不久,佐助居然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就完成了嫩芽->花苞->开花的三级跳。而且,开的还是他最心心念念的玫瑰!


然而作为门对门的邻居,不和佐助打照面实在是不够现实。于是每天出门上学时,鸣人总能看见佐助背着书包从对门走出来,头上还顶着那朵摇曳着的玫瑰花。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好事总是轮到这家伙!


但虽然不想看到佐助,鸣人却无法舍弃自己的好奇心。看着他们一前一后地走进了一旁僻静无人的小巷子里,他的八卦之魂又开始熊熊燃烧。鸣人在内心做了几秒钟斗争之后,最终还是像做贼似的贴着墙偷偷摸过去,贴过耳朵,全神贯注地进行着他的窃听事业。


巷子里的两个人面对面站着,磨磨蹭蹭半天,终于有人先开口了。


“佐助君。”是小樱的声音。鸣人看不到她的表情,却可以从她的声音里听出几分羞赧:“我有一个问题……啊,不,是有件事想拜托你。”


“什么?”


“你能不能……把你的玫瑰送我一朵?”


哇哦?


在这片遥远大陆的奇妙小镇上,流传着一个神秘的爱情传说:开出玫瑰花的人,是这镇上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宝;而若是取得了他们所开出的第一朵玫瑰,获赠玫瑰的人就将会与对方结下永久的美满爱情……


呸呸呸。鸣人忍不住在心里啐了几口。以上的爱情传说根本不知来源于何处,他只是去上厕所回来时路过走廊上那群叽叽喳喳的女生时偶然听见的,他自己可从没从书本上看过这么莫名其妙的传说故事。说起来,谁知道是不是她们自己乱编的?


但无论如何,既然小樱说出了这话,就连他这样反应迟缓的家伙都能明白是什么意思:这是在表白啊!漩涡鸣人悲愤地捏紧了双拳。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开出了玫瑰还获得班花表白,宇智波佐助简直成为了万众瞩目的人生赢家。看看你自己啊!漩涡鸣人!你都快成狗尾巴草了!


然而佐助在此时回答道:


“抱歉,不行。”


哎?!什么什么什么?!


佐助居然拒绝了小樱的邀花请求么?


“啊,这样呢,好吧。哈哈,其实是我太突兀了呢……”


小樱强作平静的回复还是无法掩去她声音里浓浓的失落。正当鸣人还在为佐助的拒绝愣神之时,小樱已经转过身,朝着巷子口走了出来!


糟了糟了糟了!鸣人慌乱起来,这下被看到可就不好了!


他转头一望,四周可见的遮挡物只有一个巨大的绿色可回收垃圾垃圾桶。不管了,事态紧急,现在的办法也只有这个了。他当机立断,一个箭步冲过去,跳到了垃圾桶的……后面。


——果然还是跳到里面更保险,事后,他痛苦地想。


小樱走了出来。幸好,她似乎还沉浸在方才被佐助拒绝的忧伤之中,垂着眼帘,往旁边看都没看一眼,就朝家的方向走去,压根没注意到鸣人的存在,这让他松出一口气来。


但紧接着他的那颗心又吊了起来:佐助随后也走了出来,并且在巷子口停下了脚步,站住身,转过头来,眼神移向路边的垃圾桶。


然后,他缓缓开口道:


“偷听别人讲话很有意思么?”


“我才没偷听——”


漩涡鸣人总是很容易被一些话语撩拨,就比如现在,他从垃圾桶的后面跳出来向佐助不满地挥了几下拳头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这下子,是真的完全暴露了!


“啊,我没有偷听哦,佐助你刚才说的不是我对吧……哇,这么巧,你居然也在这里啊!”


佐助像看白痴一样盯着面前的人语无伦次地说着单口相声圆着他那怎么都不可能说圆的瞎搬乱造的胡话。刚才走进巷子前他就注意到了大街上一脸菜色的鸣人,他料想他会偷听,却并无意多加阻拦,为的就是现在他能够当面损上他一损:


“漩涡鸣人。”他向前走了一步。


“可别把所有人都当成和你一样的笨蛋。”


“你说谁笨蛋——”


天地可鉴,漩涡鸣人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有人当面叫他笨蛋。虽然这听上去就像是笨蛋才会有的想法,但他不管,他就是不许别人叫。


特别是佐助!


他捏紧拳头,把脸凑到佐助跟前,用他所能摆出的最恶狠狠的但在佐助眼里看来不过是瞪着眼睛扮怪相的表情盯着他,咬牙切齿道:


“你再说我是笨蛋试试看,我就把刚才的事情全都说出去。”


“你说出去好了。”


……啥?!你这个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鸣人茫然无措地眨了几下眼,紧接着就听到佐助熟悉的声音不紧不慢道:


“我无所谓。你说出去,丢脸的是她。搞不好到时候她还要找你算账。”


……好像有道理。


但他不能就这么认输了。


“你是心虚了才会这么说的吧。”鸣人强作镇定,继续虚张声势。


“哦?”


佐助眯起眼,身子又向前倾了一些:


“不知道到底是谁心虚呢。”


喂喂混蛋!你的脸靠太近了啊!


刚才鸣人为了摆出气势,已经凑身上前,佐助这么把脸一贴过来,两个人的鼻尖简直都要撞上了。隔着这么近的距离鸣人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他想退后一点,却不知怎么地在迈步的时候一个重心不稳,手臂一通乱挥之后好容易才没向后摔倒,避免了脑震荡的危险,最终却还是没有站稳,往佐助站着的方向直直地倒了下去——


佐助也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一扑。待到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自己正躺在人行道上,而鸣人则压在自己的身上。两个人之间相贴的部分除了身体,还有……嘴唇。


两个人面对面跌倒却亲上的概率,大概是万分之一。然而事情发生了,那就是百分之百。


佐助和鸣人同时屏住了呼吸。也许是因为思维掉线的缘故,他们居然就保持了这样的姿势十几秒,他没有推开他,他也没有站起身……


 


……


鸣人的大脑一片空白,根本都不知道最后自己到底是怎么回到家里的。总而言之,当他跌跌撞撞地冲进家门时,那模样简直把玖辛奈吓了一大跳:


“鸣人,你怎么了?……发烧了吗?脸这么红……”


玖辛奈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额头,而鸣人却触电般地闪开身,绕过她就想往楼上冲。


“啊啊啊啊啊……我没发烧!是太阳晒的!”


太阳晒的?玖辛奈奇怪地向窗外看去。今天明明不热啊?而且太阳都落到半山腰了……


“等等,你饭还没吃呢!”


“我不饿!”


这小子到底怎么了啊?玖辛奈盯着他匆匆上楼的背影,欲言又止,待到他上到楼梯一半的时候,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鸣人,你的芽……怎么……是不是,好像结苞了?”


“什么?!——”




TBC




嚇,早上起來收割了一批回復……


……好的那不刪了!!!


更多私設有待之後完善!(??所以前文可能會修,更新隨機掉落!!




8.1更新:


一開始寫了一個簡單粗暴的開頭,想刻意營造幼兒讀物的氛圍,但被親友投訴看起來太過弱智,所以修了一下……


然而看起來並沒有好一點(。

评论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