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安

【全员】怪谈(2)

方糖不甜不要钱:

第一次更新,主要cp是博晴,酒茨,狗崽,以及原设一些有cp感的cp


上一章评论里似乎没有小姐姐看穿我的套路,心疼被骗了的小姐姐们,小姐姐们可以猜一下这位给博雅大人发新手任务的到底是谁呀,猜中有奖!人多就前三个有奖,猜中的不足三个就第一个有奖,lei呀lei呀~


这个故事或许跟我以前的小短篇画风不太一样,所以小姐姐们谨慎入坑,这种复杂的套路我也是第一次写,写残了还请宽宥则个,当然我还是有甜文保证的,真的(○`ε´○)





  第二天下午两点,源博雅打着哈欠从二楼走下来,被一股甜味引着拉开厨房移门,果然看见正从烤箱里拿出小点心的八百比丘尼。他揉着太阳穴与她打招呼:“你怎么来了?”


  八百比丘尼比源博雅大几岁,从源家搬到这片别墅区起就是他家的邻居,算是他青梅竹马的邻家姐姐,与他们一家都很熟识,只是她似乎生性喜静,因此虽然能自由出入源家,可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轻易登门拜访。


  “可爱小姑娘的父母要出门,她那成天无所事事的无用哥哥却不知所踪,邻居家进看着她长大的姐姐自然要义不容辞地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八百比丘尼温冲他微笑,慵懒且平静地嘲讽。


  照以往的情况,遭遇此等刻薄讽刺,博雅少爷一定会立刻跳脚,并不顾双方实力差距与她论战最终铩羽而归,可这次他却自顾自揉着脑袋,表情复杂。


  这可不得了,一向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给人辨认的源博雅竟然露出了她读不出的表情——天这是要下红雨了吗?


  “发生什么事了?”她立刻问。


  源博雅听了她的问题,先是盯着她手里的点心沉默不语,又皱起眉头盯着地板思考片刻,才放弃挣扎般开口。“你玩了这么多年预言啦、占卜的,真的相信这世界上有超自然的东西存在吗?”


  八百比丘尼从小就喜欢占卜、观星,喜欢各类神鬼传说。小时候经常在两家院子里拉着源博雅给他讲鬼故事,每每吓得他涕泪横流还硬撑着说自己是男子汉不怕这些才肯罢休,源博雅的胆子多半是靠她修炼出来的。到后来,爱好颇为小众的比丘尼小姐更是修起神学,往玄幻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即便如此,对她的事业从未表现出特别关心的源博雅问起这话,还是让她大为疑惑。


  “嗯?”她对源博雅的问题不置可否,只用一个单音回答,并以眼神鼓励他解释一下他的问题。


  源博雅的重点果然不在她身上,被略一暗示就开了话匣:


  “我昨晚出去了。”


  “我知道,神乐跟我说了。”


  “我朋友半夜找我出门,我们去了城郊一片出租屋密集区,他们跟我说那里闹鬼。”


  源博雅省去了很多细节,但他不说八百比丘尼也知道,他绝对又是在不知目的的情况下到了那里,并参与了他们的荒唐行动,于是她也没有多话,只问:“然后呢?”


  源博雅又停了下来,似乎在思索如何让自己的话更加可信,可他显然没有什么高超的谈话技巧,最后只能抬起头紧紧盯着她:


  “我遇见了一个人,他没有影子!”


  他的叙述简单过了头,因此即便八百比丘尼能看出他眼里满溢的认真严肃,却也没法设身处地体会他的感受,甚至不由自主产生质疑。


  她只好说:“说得详细一点?”


  “我是在一条巷子里遇见他的,他穿一件浅蓝色衬衫,一条牛仔裤,短发,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只是手里有一把折扇。他不像那些传说中的鬼一样丑,就是肤色比一般人白,嘴巴鼻子都挺小,看起来很秀气……啊!对了,他眼角两边的皮肤好像都有点红……”源博雅努力回忆。


  “喂!”他说到一半去看对面的八百比丘尼,却发现她的目光呆滞,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手指一松,手中的盘子就要落地,好在源博雅眼疾手快迅速接住。“怎么了?”源博雅问。


  “嗯?”八百比丘尼的手脱离盘子,回魂似的移开了停留在源博雅脸上的目光,她敛敛头发,迟疑道:“你说的这个人……我好像知道他是谁。”


  


  八百比丘尼把点心交给客厅里看动画的神乐,出门再回来时,手上拿着一本相簿,翻翻找找而后将它举至源博雅眼前,指着一张照片上的人问:“是他吗?”


  照片上的人穿着打扮虽然与他昨天遇到的那位不一样,可长相确实一模一样挑不出任何不同。


  “就是他!”源博雅接过八百比丘尼手里的相册仔细观察,“你怎么会认识他?那……这么说的话,我昨天遇到的就是他?是我看错了吗……”源博雅疑惑道,他努力回想昨天的情形,却发现琢磨次数的越多,脑子里对这事的印象反倒越模糊。


  “不可能是他。”八百比丘尼直截了当地否定了他的推测。


  “为什么?”


  “他、他现在……既没有死,又算不上是真的活着,不会出现在那种地方的……”八百比丘尼的眼神停留在源博雅手中的照片上,竟流露出些许痛苦的意味。


  “什么意思?”源博雅继续追问,却听八百比丘尼问道:


  “你想见见他吗?”


  


  


  两人等神乐看完一集动画片,吃了些点心,源博雅也跟着蹭了几口,带着神乐开车出了门。


  八百比丘尼上了路就往市中心的方向去,神乐看看窗外飞速倒退的树木,回头问源博雅:“我们去哪?”


  “看八百比丘尼的一个朋友。”


  “朋友?”神乐似乎有点困惑,在她眼里,这位看着她长大的姐姐并不像是会有什么值得看望的朋友的人。


  “离目的地有一段时间,你要是无聊可以睡一会,不要在车里看书,对眼睛不好。”坐在前排的八百比丘尼叮嘱。神乐随口回应,之后空间里便只剩三人此起彼伏的呼吸跟车窗外呼啸的风声。


  昨晚发生的事,与八百比丘尼关系微妙的男子,加上她反常的态度,在源博雅的脑海中左冲右撞,将他的思绪搅得混沌至极,没一会儿他就觉着脑袋昏昏沉沉,本想哄着神乐小憩一会,却没想到自己先眼前一黑睡了过去,再睁眼时已然到了市中心的第一医院门口。


  神乐被八百比丘尼叫醒,从源博雅的腿上爬起来,揉着眼睛望向眼前的建筑,“你的朋友生病了吗?”她迷糊道。


  “算是吧。”


  停好车,八百比丘尼先是在医院外的花店买了一束黄玫瑰,之后就带着他们径直上楼往住院部走去,七拐八拐,终于在一间病房门前。她推开门往里走,跟在后边的源博雅向屋里看去。


  病房内只有一张床,床边左右都是些连着管子电线的机器,堆在一起显得乱糟糟的。一堆杂乱之中躺在病床上的人——可不就是昨天晚上他在小巷子里看到的那位吗?!


  八百比丘尼将床头花瓶内枯朽的花取出,换上她新买的黄玫瑰。源博雅则站在床边细细打量床上的人:桃花眼、高鼻梁、薄嘴唇,白得少了些血色的皮肤,还有眼角明显的薄红。与昨天所见不同,他的头发有些长了,脸上也星星点点可见稀薄的胡茬,看起来真的像是个惨兮兮的病人。


  “他就是你说的人?”源博雅回头问。


  八百比丘尼给神乐找张了小凳子,一边放下一边回答他:“是。他是我的同学,三年前教学楼对面的实验楼着火,他冲进去救人,好像是被塌下来的横梁砸中,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植物人。所以我说,他不可能出现在那种地方,他没有死,所以不是鬼,可作为人,他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是个美人呢。”神乐站在床边,前倾着身子看躺在床上的人。


  “他叫安倍晴明。是个美男子这件事倒是当年大家公认的。”


  午后的日光从窗外洒进来,铺在安倍晴明身上,给他苍白的脸镶了一圈细绒金边。


  神乐直起腰,转身望向床头的花瓶:“黄色玫瑰,十五枝¹。八百比丘尼做了什么错事吗?”她突然发问,没有看八百比丘尼,仿佛并不是在对她发问。


  八百比丘尼一愣,随后突然释然地笑起来,“他的这件事,现在在学校是一个怪谈。”


  “很奇怪吧?救人的英雄成了植物人,他的故事却没人歌颂,反而成了只要提起就让人为之色变的鬼怪传说、茶余饭后的闲聊话题。这些与我脱不了干系,或许我该在他醒来时请他杀掉我……”


  “为什么?”神乐问。


  “当年在等待消防车到来之前,楼下的学生,也就是我们,原本只是路过而已,可晴明却说他听到了求救的声音,在场的人只有他一个人这么说,大家都很奇怪,可晴明却坚持说他听到了清晰且大声的求救。晴明是个大好人,天性善良正直,因此他决定救人,于是他冲进火场,就再也没有出来……”


  “可奇怪的是,消防人员灭火之后却发现,现场只有晴明一人,就算是尸体或残骸也没有一点。大家觉得可能是求救的人自己逃了出去,可问遍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说见到过从火场里出来的人,也没有一个人说他自己就是求救的人。”


  “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那天,我也听到了求救声,我甚至看到了,在四楼窗台边挥舞着手臂的人。”八百比丘尼的脸色很不好,甚至让人觉得可以看到她脸上的血色褪去。


  “可我怕了,我甚至不敢开口拦住他,有人顶替我,我甚至觉得……自己逃过了一劫,很庆幸。”她的手指轻微地颤抖起来。


  源博雅这才反应过来,想去捂神乐的耳朵,却被她抓住手掌,回以一个冷漠的看白痴的眼神。


  “害怕是人类该有的情绪。况且,如果他真的是你说的那样的好人,那么他一定不会杀你,而是应该为自己救了你一命而感到欣慰吧。”神乐拽着八百比丘尼的手示意她蹲下,摸着她的头说。


  神乐是个很早熟的孩子,这点八百比丘尼早就知道,可这回还是被她的表现惊了一惊。


  “神乐说的没错。”那边疑似被妹妹吸走所有情商的傻大个附和。


  “这么美又这么好的人,他会没事的,对吧?”神乐继续道,她好像在安慰八百比丘尼,可目光却全都聚集在源博雅脸上。


  源博雅被她盯得莫名,只好含糊答应:“是啊,是的。”


  三人又在晴明身边随便聊了几句,并帮他擦拭脸、手后才离开。


  医院大厅里吵闹不堪,似乎是有不讲理的患者一定要在禁烟的医院里抽烟,医生护士阻拦,却被患者恶语相向,甚至有发展到动手脚的地步。大厅里还残留着烟雾的气味,随着患者不讲理的话语飘散到源博雅身边,他的的眉头一跳一跳,火气一下子涌出。


  “喂!”源博雅冲进人群,直取目标,将闹事者的衣领捏在手中,并仗着身高与力量优势将他提起,更壮大了自己的气势。“公共场所不许吸烟、不许大声喧哗,三岁小孩都知道的道理,你却一次犯了两条。这样不止,还对救治帮助你的人这幅态度,看来你急需一个能教会你做人道理的人啊?”


  这样的闹事者多半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胆子不大就只靠着够蛮横够不讲理,可这种“横的”怕的就是像源博雅这样“不要命的”,是以闹事者嚣张气焰一下子下去了大半。只是为了最后一点不值钱的面子,死命挣扎着,扬言要报警。


  源博雅噗哈笑了出来,用刚才闹事者说过的话回答他:“你报吧,我这人可不怕警察!”说完将那人随手甩到地上,转身扬长而去。


  “博雅好蠢。”神乐面无表情道。


  “蛤?”源博雅辩解,“我那可是惩治坏人。”


  “不怕警察是什么说法,真像个地痞流氓。”


  “我……”


  “不管怎么样都不该蔑视代表法律法规的警察叔叔。”


  “这……”


  “这可是连我这种几岁的小孩都知道的道理。”


  “我错了,我改。”


  “知错能改,博雅还是好同志。”神乐的小脸露出了一点欣慰。


  八百比丘尼说好不容易跟神乐到市中心,要带她去吃些好的,多玩一玩再回去,于是把车开回去的任务就落到了源博雅身上。


  “路上小心。”八百比丘尼冲他微微欠身,表示欢送。


  “我知道了。”关上车门前,源博雅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问,“对了,那个……安倍……晴明?他抽烟吗?”


  “不啊,他从来不抽烟的。”八百比丘尼回答,又问,“怎么了?”


  “没事,突然想问问而已。”


  


  


  安倍晴明是植物人。


  那么他不是鬼,他有影子,也无法装神弄鬼,特意出现在那里给他惊吓。那他昨天遇到的,到底是谁?或者说……到底是什么?


  他最后对自己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


  他朋友们所说的“闹鬼事件”跟墙上的影子又要如何解释?


  八百比丘尼当年为什么能看到所有人都没法看到的人?或者她看到的究竟是不是人?晴明又是怎么听到求救的?那个“人”为什么要害他们?


  医院之行不但没能解决源博雅想知道的问题,反而给他带来更多不解,一系列谜题缠绕在他脑海里,没个尽头。源博雅晃晃脑袋,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道路上,眉头却不自觉越皱越深。


  回程时赶上高峰,源博雅在市区里连堵带走磨磨蹭蹭将近两个小时才走上来时路过的林荫路,路两边树木种植密度颇高,树龄似乎也不小,平日里走在中间有些阴凉还算惬意,此刻太阳马上落山,光线不足的情况下,林荫路则显得有些压抑了。


  源博雅往路两边看了看,似乎还看到树杈上停留的野猫一闪而过。


  而下一秒,不知是错觉还是别的什么,源博雅突然眼前一黑,像是被幕布盖上眼帘,幕布上还有无数闪动的金色星光,它们正以诡异的速度飞快在幕布上跳动。源博雅以为是自己太过劳累,眼睛首先发出警告,便想停车在路边休息片刻。可他眼前的黑暗刹那间消失无踪,不断向后滚去的道路,路两边转瞬而过的树木都清晰无比,不等源博雅有所反应,这一切景象就又想熔化了的油彩般扭曲、流动,所有颜色混杂在一起,形成一幅凌乱诡异的抽象画……


  源博雅能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身上每一个毛孔都随着这股寒意炸开,他努力地揉眼、摇头,想找回清晰的视野。


  直到他的身体由于惯性冲向挡风玻璃,却被安全带拉住,并被受力弹出的高热且坚硬的安全气囊打回座椅。剧烈的碰撞声在耳边炸开。


  树枝被折断的声音、挡风玻璃破碎并划破他额角的声音、支离的树干插进车身内穿过他胸膛最终固定在座椅上的声音,以及金属摩擦折断、油箱轰鸣的声音,他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眼前的世界终于再次清晰了。


  源博雅被死死固定在了座椅上,被撞倒的树木的枝干插进了他胸口的位置,似乎是肺部被命中,每一下呼吸都是极为痛苦的事,而且他知道,现在他的每一次呼吸都是在向死亡迈近一步。


  他闻到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浅淡而香醇的烟草气息。在血腥气与泥土草木机油混杂的气味中,这点烟味依然温暖且柔软。


  源博雅终于想起昨天晚上巷子里那家伙对他说的、被他的朋友们打断的最后一句话:


  “对了,小心你的小命。”


  “我不都这么跟你说了吗?你却还是这么不小心。”脑海中的话与现实中眼前人的话重合,源博雅用尽力气抬起眼皮去看站在车前的人。穿过额头流下的血,他果然看到了“安倍晴明”,血色将他白皙的皮肤染上一层艳丽。他还是像昨天一样,手中的折扇一下、一下,敲打着另一只手掌,好整以暇地上下打量着源博雅,那只花猫停在他的肩头,懒散地舔舐着它的前爪。


  源博雅想开口说话,却只能发出一点微弱的呵嘶声。看来他真的要死了,好在神乐没有跟着他一起回来……


  “安倍晴明”好看的桃花眼突然再次变成月牙,他微笑着,就像昨天晚上他见到他时那样友好:


  “你还想活下去吗?无论用什么方式?”


-


黄色玫瑰,花语:纯洁的友谊,美好的祝福,歉意


花的数量,15枝:歉意

评论

热度(211)

  1. 病名为安方糖不甜不要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