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安

【佐鸣】喜欢尾巴吗

西木:

扔出一块陈年雷人智障小短饼,只会写小基佬搞对象不会写成年基佬谈恋爱,基本上全是在对话而且两个人都很烦!

配对:宇智波佐助X漩涡鸣人

梗概:鸣人长出了毛绒的尾巴?

*都是人类,不是妖怪半兽之类,就是人类长尾巴。

1、
“它就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这绝对不是我的恶作剧!”他信誓旦旦对他男友说道,谁会特地给自己的屁股加个累赘,他几乎都要穿不上裤子了,他还没恶趣味到这种程度呢。

“我都说了五遍了,没有不舒服,我不要去医院啊!”他气急败坏地认为医院一定会切了他的尾巴,紧接着第二天的木叶头条就是悲惨的漩涡鸣人和他无辜的尾巴,“佐助你不会对我这么残忍的吧!”他夹紧尾巴说。

它的毛呈淡棕色,大概有五六十厘米的样子,触感柔软舒适,看起来这就像是某种狐狸的尾巴。佐助浏览着网上的信息,想从维基百科上探个究竟,这真的是史无前例的,人类长出尾巴。那么鸣人真的是人类吗?他还有六道胡须,这家伙也许真的是妖怪。

“佐助,你在看什么啊?”他毫不在意自己长出来条尾巴,像是普通人长颗痘痘般的反应。

“你一点都不关心它吗?”他问道,他希望鸣人能稍微有点正常人类长出尾巴的反应,比如惊恐地,着急地到处乱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端着牛奶杯子晃着他的尾巴悠闲地转来转去,看起来他跟他的新组织相处的很好。

“要不你陪我去宠物店做个尾巴护理吧。”尾巴的主人洗完头湿漉漉的头发搭在额头上,他笑嘻嘻地对佐助说,比平时更白痴的表情。

“真的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鸣人侧躺在沙发上,他并不焦急,也不想再重复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没有四肢无力身体虚弱,更没有发烧感冒半身不遂,再说尾巴手感挺好的,他搓着自己的毛想着不用再求佐助养只小猫来搓,他可以随时揉自己的毛,这还有什么想不开的,简直棒极了!?

“怎么样,维基百科上有写到一种长狐狸尾巴的灵长类动物吗?”他也想试着揶揄一下。

“闭嘴吧吊车尾的!”所以这么大的尾巴会影响性生活吗?他闷闷地关掉维基百科,可能要解锁新姿势了。

“我还是要做一件很耻的事,你别嘲笑我。”他捧着自己的一堆裤子来回折腾找东西的样子真是滑稽啊,他是在找什么呢。

“这是犯蠢预警吗?像是恐怖情节前高能预警,好让我提前做准备放下手头的事来嘲笑你?”

“你就不能说句好话吗?”他终于找到了一把剪刀,摸着他屁股后面尾巴的位置,给他的裤子在大致的方位剪了个洞。“我说啊,帮不上忙就别说风凉话。”

“你想对你的每条裤子都这么干?”

“我也没有办法的说。”他认真地做着裁剪工作,没有人可以阻止他这么做,他要守护这条好尾巴。“我总不能光着屁股到处跑。”

“不错的提议。”佐助从沙发上爬起夺过他手里的剪刀,他们严肃对峙了一阵,他们都以为自己是对的不是吗。“够了。”鸣人大概真的没想过如何把尾巴缩回去。


2、
他们观察了一周,情况没有恶化,鸣人没有长出爪子和獠牙,更没有产生其他异化,他只是拥有一条尾巴。他的好尾巴,他们真正的形影不离,正常人也很难想象他每天抱着自己的尾巴睡觉,比洗头还勤快地洗尾巴。

“可以放开你的尾巴了吗?”他的男朋友说。

“你是不是有点酸溜溜的?”他想佐助可能在为他的一条尾巴吃醋,于是他得意地翘起了尾巴!

“你就做梦吧。”吊车尾就是个心思很好猜的白痴吗。

“你因为我跟尾巴玩而冷落了你就吃醋还不想承认的说,这太不成熟了。”

“想让我吃醋就去跟玩尾巴的人就很成熟,嗯?”

鸣人一把夺过了被子给自己盖上。他生闷气了,佐助看不出来吗。“你怎么不问问我这几天的感受?”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我以为你玩的很开心,你甚至想给它取个名字。”佐助合上了书,他再怎么研究也取得不了什么进展,用科学的眼光看待这超出了木叶文明发展,就算宇智波佐助很天才也没法解决,何况鸣人不肯好好配合,他爱极了这见鬼的尾巴。

“我说,就叫他白灵怎么样啊?” 他还真的就这样做了。由于尾巴的关系他被困家中不能出门溜达一口气看完了一部系列电视剧,剧里男主角有条冰原狼就叫白灵,“你没看过那个就不知道白灵特别厉害。”他管他的尾巴叫冰原狼的名字。

“你总不能永远待在家里。”

“可是白灵怎么办?”他欣然的接受了名字这个设定,他抚摸着他的“冰原狼”陷入了困境。“啊!我大概有个办法了!”他不过几秒就从被窝里跳了起来,用一种头顶想砸穿天花板的力度,他的尾巴也跟着晃,还扫了佐助一脸。

他拿出了网购的兔耳给佐助戴上了,他一脸不爽的样子看上去棒极了。现在他们不就变成了漩涡Nick和宇智波Judy吗?他们可以伪装成狂热的迪士尼爱好者,作为疯狂动物城的Coser出门啊。
“宇智波Judy,佐助你看起来很不错。”他对着爱人左看右看,嬉皮笑脸的。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接受这种愚蠢。”佐助取下了他头上的兔耳,这太扯了,让他戴着这个出门不如让他天天给鸣人洗尾巴。“会有更好的方法。”
“我已经等不及了,不如我们现在就出门吧!”

他们最终决定在某一天出门了,当小朋友们要求合照时,宇智波先生还被提出Judy应该高兴一点的建议,Judy是个活泼的小兔子。Nick的尾巴手感棒极了。


3、
他自认为很贴心地照顾着恋人的起床气,在佐助迷糊着半清醒状态下从背后圈住他时用他的尾巴给佐助擦脸,没想到糊了对方一脸毛。

“你知道自己掉毛了吗?”他被毛绒绒的触感惊醒了。“白灵的味道吃起来就像沙发皮。”他没有吃过沙发皮,他的潜台词是下次不要再用你的尾巴给我擦脸了好吧。

他提起鸣人的睡帽拉着他坐到了沙发上,他们拥有一个完整的宅的周末,鸣人的尾巴还湿答答的在滴水,他只能拿来了吹风机给他吹尾巴。

鸣人躺在沙发上翘着屁股,他转过头就看着他的佐助用手梳理着白灵,手法轻柔舒缓,就在五分钟前还睡眼惺忪的人这会儿正给他吹尾巴,这多美妙。他愈发确信尾巴是生活赐给他的宝物。

“佐助你知道这样的情景让我想到了什么吗?”他嗤嗤笑着问道。

“《我的狐仙女友》?”哦,为什么他会说出这个,他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为什么你会想到这个???”佐助松了口气庆幸吊车尾没有问出“为什么你会看过这种东西啊?”之类的问题,万幸。

“算了吧。”

“那为什么不能是《我的狐仙男友》?”

“因为没有这部作品。”

“靠!太不公平了!”

他们大多时间在因某个话题引起争执,最终由佐助的胜利而宣布告终,这得亏得某个白痴一塌糊涂的逻辑和无力的无理辩驳。

“快把你掉的毛扫了。”吹干后沙发前的地毯上掉落了一地的杂毛,佐助拍拍他的屁股让他起身。

“嘛,佐助也偶尔扫一次啊,每次都是我。”

“是我让你长的尾巴吗?”

“这可说不定,你……!”他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可以拿着你扫下来的毛去给它做个DNA亲子鉴定看看这是不是我们的后代。”其实他就是很想寻白痴的开心?

宇智波佐助到底是以什么心态来说出这种效果的话来的啊!

4、
梦醒时分鸣人警觉地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屁股,遗憾地发现白灵不存在。这个梦真实到以至于他不敢相信这只是个梦而已。

气死他了,“为什么我没有尾巴?”他气得大叫特叫!吊车尾又发什么疯?!佐助睁开眼发现鸣人正大力拧着他的手臂,皱着鼻子表情也挺狰狞。

“为什么我没有一条尾巴?”他气愤地摇着佐助。

“为什么你想要一条尾巴?”

“如果我有尾巴我就不缠着你养猫了。”

“这个点发疯就是为了养猫?”他真是服了漩涡鸣人了。

“不是这样的,你不懂尾巴的好。”他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跟梦里没有什么区别,佐助看起来还是很想跟他打一架,如果他能在梦里一样用尾巴缠住他的手就好了,或者塞他一嘴的毛。

吊车尾的梦到自己长了条尾巴,看起来是这样,他想养猫想疯了才会做这种魔幻现实的梦,想到他可能希望自己变成一只猫,佐助像无敌浩克一样从被子里窜了出来爆发了,他掀开被子拍了拍鸣人的脸蛋,接着把他搂得紧紧的。

“你别再乱想些什么奇怪的东西了,起床就去买猫,行吧。”

END
————————

不能再flop了啊朋友们都来做社会主义的好佐鸣er!!!!

评论

热度(30)

  1. 病名为安西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