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岚星尘

你好呀

地球停转之日

无衣:

不知道哪个世界线的nina来到不知道哪个世界线的地球。


不知道哪个世界线的正确的kado的故事。


恶搞吐槽轻松风。nina是可爱的,不可爱是我的错。




大家好,我叫亚哈库伊·扎修尼纳,是一位异方存在。


或者用你们地球人更通俗的话说,是异方人,虽然我们并不是人或者其他碳基生物,但是入乡随俗还是这么喊吧。


我们异方人拥有高级高级超高级的文明,要啥啥不缺,想干啥干啥。于是现在每个人都变得特别无所事事,每天就在那里看八卦玩游戏做研究,精神十分空虚。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可以用一件事概括,就是处理产生的信息。由于太熟练,维度太高,这些信息都是刚出现刷一下就被我们解析完了。没办法,我们处理信息的能力就是这么快。


后来我想想,唉,信息就那么点,产生的速度就那样,能有什么办法。要不我把自己降维去玩。信息快不了,那就把自己变慢呗。


于是这么着,我就带着我的房子kado进行降维旅游,来到了三维世界的地球。


哎呀,降落的时候好像不小心压到了什么东西,一个长条盒子里一群地球的土著智慧生物。


先搞个能沟通的样子跟他们聊聊。


结果我按着他们的样子打印了一个躯体后,头几个从盒子里下来的生物之一突然指着我发出挤压空气的波纹。


“天哪,是个裸男!!!!”


我分析了一下他脑电波中的信息,对比了一下我和他们现在的区别。发现他们在本有的躯体外面又套了一堆东西。


“你……能穿上衣服我们再说话吗?”另一个看起来比较冷静的人说。


于是我照着他们裹的又打印了一套外罩,顺便叫kado把那个人身上的信息储存器拿来。我要解析一下基本情报。然后我与这位叫真道幸路朗的交涉官开始了聊天,并且达成了初步的一致。


晚上,我正式开始了与地球人的沟通。


我跟他们解释了一下我的来历。


对面的交涉妹子沙罗花问我为什么要来日本。


我说这是kado选的,当初来的时候kado在信息之茧也就是宇宙中随机选了一个,然后又在这个宇宙里随机选了一个有文明迹象的星球,接着在文明程度较高的地方又随机选了一个地方降落。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我的解释他们全体都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真道幸路朗对我说,有话还是让他传达比较好。


但是人类情报传达太容易缺失和变质了,我发现我原来想表达的意思经常被真道擅自改了很多,还是得我自己出面。虽然摩擦和冲突似乎有点多。


我给他们展示了wam,并告诉他们,有了这个他们就不用再争夺资源了,可以把精力专注于人类的发展。他们全体都震惊了,这倒并不意外。


 


拿出wam后,好像在地球丢下了炸弹,各种信息纷沓至来。联合国要求日本上交wam,听说还下达了制裁。他们还派了代表来跟我解释,跟我说日本不安好心,想凭借我和wam压在其他国家头上。日本因为在以前的战争中侵略别国失败,现在连自家军队都得被美国看着。现在有了我这个异方存在,突然有了与全世界为敌的勇气。因为我看起来一只手就能把地球捏碎。我纠正他说,准确地说,不止地球,而是宇宙。结果他脸色更难看了。


总之听起来不像我最初想的那么简单。


代表问我能不能把kado搬到个对全人类相对来说比较公正的地方,比如去公海上搞个岛屿啥的。


我说不太好办,kado又不好变小又不好飞,只能一路滚过去。对kado来说2公里的边长已经是极限投影缩减了,你要是能从异方视觉看它就懂它实际庞大到何等地步。定位转移的话对kado来说这点迁移量精度要求太高。这比你们要精确定位和改变一个原子的位置还要麻烦得多。要知道kado这个界面转换器与异方和全部宇宙任何地方相邻。我不保证kado下次出现的位置还在太阳系里。


而Kado又拒绝一路打几千上万个滚一路滚到公海。就让它在东京蹲着吧,你们有事再来找我。


我打算去找总理聊聊。


 


半路上负责交涉的沙罗花跟我说对人类来说wam太早了,现在的人类还不该拥有wam。我说是吗,这是全人类的意见吗?沙罗花给我展示了网络上人们的讨论。一群人说我一个外星人来地球肯定不怀好意,最后一定会殖民地球统治人类,然后就跳跃到畅想如何武力攻打kado。他们好像对kado绝对隔绝的属性特别感兴趣,一直在出主意怎么打破它,虽然越看到后来越觉得他们只是想讨论武器。还有说把能源的来源托付给外人不能自主产生相当于让别人捏住自己的命脉,到时候只能认命让异方人戳扁捏圆为所欲为。虽然我作为信息茧的创造者本来就能为所欲为。然后还有就算不是这样,Wam肯定承受不了太快的发展会引起世界战争格局混乱然后文明毁灭末日降临人类灭绝凄凄惨惨戚戚。


总之看起来都挺悲观的,而且很有道理。


于是见了总理我就说,再见,我去其他地方了。看起来人类文明还没有到需要wam的时候。


总理大吃一惊,问我为什么突然这么想。我说网上好多人都这么说。总理说谢天谢地他们都不是负责决策的。然后又给我得啵得啵科普了一波人类的社会制度和社会关系。说到最后嘴巴都干了,总之意思是:wam是给人类的礼物,人类应当抓住机会消化处理。不是异方和wam的错。


我说,哦,那我再考虑一下。


然后我看了看我的手机,联合国代表疯狂发了无数封短信给我,意思居然跟总理出奇地一致。


那就再看看。实在不行把时间拨回起点消除影响,其他地方再找个新文明试试。


 


不知道为什么,回了kado以后真道突然热情起来,说要当导游带我到处参观日本风情。一会儿去神社一会儿去祭典一会儿泡温泉一会儿秋叶原。联合国代表打电话过来问我要不要去其他地方玩玩四处看看风景,这个其他是指日本之外地球之上。这时我在东京铁塔上俯视整个东京,我说等我做个计划列表。代表继续在那里哀嚎日本不肯交出wam,我说那我教你们制作方法自己每人做一个不就行了,这东西无关材质。代表震惊了,说回去商议一下怎么处理。


我又开始上网。


网络大概是人类至今为止最强大的发明,它将全球几乎大部分人的大部分信息全部连接共享起来,将无数人类的思想整合成了一个细胞。


但人类始终不是一个整体。


出于地球生物延续并扩散自己基因的本能,反应到国家团体身上,就是即使资源足够,他们也永远希望自己占据强势统治地位。大概也算生物的进化竞争之道。


不过我发现居然还有死宅这种某种方面上相对接近异方人状态的种类。


对物质生存需求的要求极低,把精力花在虚拟娱乐的信息接收上。


想想好像我也是所有多余而必要的事都让kado去干。只不过地球的人工智能还没发展到这个地步而已。


我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懒星人。


 


他们在讨论我花式毁灭地球的一百种方法。


我看了一堆外星人降临地球的影视作品,除了外星人被地球同化之外,剩下的基本就是这种灾难片类型。


里面所有毁灭地球方法都还是局限于三维思维。啥陨石火山海啸太阳辐射都算大规模,最多的还是怪兽光波爆炸。光东京就被各种方法遭遇危机了好多次,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热衷设想自己被摧毁。


不过也有其他说法的,比如说我是降临于世的救世主,将饼祝福了之后分给众人吃,剩下的零碎装满了几篮。这好像是飞机上的当事人?虽然我并不懂能给他们复制食物这事上是怎么推出来我是造物主的。而且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认为造物主就该爱造物。它们只是被造出来,然后存在在那里,如此而已。即使不是出于利用的心,也不能肯定是因为爱,无法理解他们的逻辑。


爱是我到地球之后才认识的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十分模糊,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似乎是指一个存在对另一个存在近乎无条件的付出与帮助,并且心甘情愿。我观察了一下,感觉这似乎起始于生命作为繁衍的一种移情。将对自我得益的一种状态和逻辑转移到他人身上。异方人缺乏爱这个概念,大概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是绝对的自我与向内。


我问了下真道爱是什么。真道说很难解释,因为我没有人的情感,无法亲自感受。我说你直说你没有能力给它下定义就行。然后我又问了下总理和代表。一个回复说,爱是一种你愿意为他人付出,仅仅出于你希望他为你所做的而感到愉快。另一个说,不求取物质回报的帮助,而希望对方过得好。然后又问我,我是不是爱人类所以才帮助发展。我回复说我不知道想看人类好好发展所以帮助你们这种算不算爱。


我不懂人类那些文学作品里外星人被人类感动之后的逻辑发生了什么变化。我觉得我开始的目的与现在并无区别。


我想了想爱的定义,对真道说,难道你是爱我的吗?


真道好像受到了惊吓。


不过后来我又想了想,感觉kado对我更符合这个定义。虽然它只是个AI。


 


后来wam的接受与使用推广中,人类代表们又问了我很多问题。比如wam的能源来自异方,会不会有一天突然消失。wam永远源源不断地产生电力,哪怕在我离开之后。如果wam成为他们的命脉。他们必须保证wam是持续而无副作用的。我说很难向你们解释,不过理论上wam是永久持续性的。除非有另一个异方人来取消了它。


他们又问我我能帮助人类发展到怎样的地步。我说尽力而为,上限是能帮助你们到达异方,但要看你们能不能做到了。他们的眼睛闪闪发亮,看着我就像看着神。代表特别感动地说我果然是爱着人类的。我想说我暂时还不是很理解这个概念,但看他们那么高兴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我又想起来网络上那些问题,那些他们永远也不会对我说的问题。于是我说这样的发展是不是太快,很多人一直在说应该让人类顺其自然。总理想了想,问我有没有听说过黑天鹅事件这个概念。我搜罗了下这个信息,是指难以预测而偶然却能颠覆常识而带来巨大影响的事件。总理说让人类自然发展也许是最合逻辑的,但并不会这么顺利。你不知道的事比你知道的事更有意义。人类的生存危机重重,而且文明还很脆弱。脆弱到随便偶然的山崩海啸等等自然事件就能造成巨大打击。也不知道何时哪里怎样的外星文明会对地球想要做什么改变什么。而能降临地球的外星文明,想必发达到地球毫无抵抗之力。我的出现只能说人类运气十分好。而好运也是要抓得住。文明要安稳发展,首先要确保自己不被他人伤害。


总之我被他们说得晕头转向,相信了人类需要我的帮忙发展,最好是尽快到达异方。


有天我收到了真道的一封邮件。他告诉我他结婚了,还附了张他和夏目的结婚照。我上网查了下朋友结婚该送啥,就给他买了点寄过去。


我就忙着怎么让人类去异方这事了。


结果沙罗花突然跳出来说,这是不行的。接着她一掀面具,说,我也是异方人,还是这个茧的管理者。


我左看右看,她还是个跟地球人没啥区别的三维状态。


她说,哦,我把自己整个降维到地球了。


我说你这样不是会损失很多信息吗?而且都回不去异方了。为啥不跟我一样使用kado。


她说是为了更好的体验。


我说那你为啥不直接与生物精神共鸣,不是一样的吗。


她不说话了。


我想了想,用地球死宅的话说她就是当时脑子一抽热血上头傻逼了。但是她不想承认。


她坚持人类应该自然发展。


好吧,既然她是这个茧的管理者,而且在地球上已经生活几十亿年了,也不好跟她抢。


于是我坐着kado去搜罗其他星球的文明了。临走前给人类代表留了口信跟他们说明了前因后果,跟他们说另一个异方人就在地球而且走不掉,让他们有事去找管理者聊。由于沙罗花采用的是精神附身生物体的方式,为了防止躯体一失去作用他们就找不到人,我还特地给他们留下了追踪装置。


然后我就开始了新的旅程。


(完)


感觉最后还是人类倒霉,没办法,力量不足,受制于他人呀。可怜。


为了放松被伤害的心灵随便写写的随笔同人,对kado一想严肃起来总会被结尾气到,还是玩世不恭些吧。

评论

热度(83)

  1. 晴岚星尘无衣 转载了此文字